平凡的七旬老翁為何縱火燒燬國寶?
朝鮮日報記者 李載晙/吳炫錫 (2008.02.13 11:03)
崇禮門縱火嫌疑犯蔡宗基(70歲)的家人對蔡某的犯罪事實感到非常吃驚,但同時也表現出“早知道會這樣”的反應。據說,2006年3月,蔡某住了20年的高陽市一山洞的房子被強制拆除後,蔡某因賠償問題表現出非常執拗和嚴重的受害意識,甚至有些異常,整個人都變了。

◆異常執拗情緒的緣由

幾年前,蔡某還是一位極其平凡的家長。雖然只有小學中途退學的學歷,但因為年輕時通過自學學習了《周易》,所以在京畿道高陽市一山洞經營了一家哲學館,以此養家糊口,一直到三年前。該地區的一位歷術家透露說:“有傳聞說蔡某占卜得非常好,所以客人很多。”據家人透露,蔡某不抽煙,只是在烤五花肉時會喝一杯燒酒。

據悉,蔡某平時很安靜,幾乎不怎麼說話。

但是,2001年蔡某的房子為修路被國家征用後,蔡某就變了。蔡某固執地要求當局提高賠償金額。高陽市政府城市整頓科的金基泰說:“蔡某每兩周至少會來一次。後來市政府公務員幾乎都認識了蔡某。”金基泰還說:“蔡某通常都會表現出謙恭的態度,但他非常執著,無論怎麼解釋都不想聽。”據說,區政府職員親自前往蔡某家,勸他接受賠償金,但也是無濟於事。

家人也勸蔡某,但根本沒有用。蔡某的老伴李某(70歲)勸他利用賠償金好好在公寓裡生活,但他根本不聽。每當這時蔡某就會說:“我一生攢下的財產除了這個再無其它。”據說,他還對負責修建公路的現代建設說“我要去死”、“我要自殘”。

蔡某在購買該房子之前,生活在首爾和高陽市,曾多次搬家。

最終在2006年3月,30名拆遷人員強行闖入並砸了他的家,當時李某說,事情弄到這一地步,完全都是你的錯,並要求與蔡某離婚。離婚後,蔡某給李某在江華島河_並在這里與李某一起生活,實際上是繼續過夫妻生活。

蔡某正式顯示出對社會的憎惡心理和受害意識是在那之後。前妻李某稱,蔡某說:“哪怕我是個警察,他們也不敢這樣奪走我們的家。”這樣他經常咒罵了警察和市政府、青瓦台。另外,他的女兒(49歲)也表示,蔡某經常說“國家只偏袒有錢的家伙”、“壞傢伙們,怎麼能這樣奪走我的家。為什麼只有現代建設公司是對的,我就是錯的呢”等等。

蔡某在昌慶宮縱火以後,文化觀光部向他提出了要求賠償2000萬韓元修理費用的民事訴訟,在法院下達賠償判決之後,蔡某更加感到冤枉。兒子(42歲)稱,父親平時說:“為什麼只讓沒有罪的我承擔責任?”、“為什麼要這麼折磨平時什麼都不懂,只有小學文憑的我們,不讓我們好好生活呢?”等
▲12日,在首爾南大門警察署,警方負責人公開了崇禮門縱火嫌疑人蔡宗基寫下犯罪動機的信(右)。蔡某還曾於2006年4月在昌慶宮文政殿縱火,當時門的一部分被燒毀(左)。照片=韓聯社
◆錯誤的異常執着與受害意識

自己的家被拆除之後,來到江華島河_異常執着與受害意識。去年1月,蔡某主張因為金道一(49歲)經營的牧場糞池,導致自家的水中散發出惡臭味兒,於是向河_務所提出陳情。蔡某一周去面事務所3~4次,還向江華郡政府提出了問題。面事務所職員由於蔡某兩天就來一次以上,立即對牧場展開了調查,但並沒能發現問題。去年3月就連自來水檢查結果也屬正常,但蔡某直到去年6月為止持續提出問題。

在縱火兩個月前,蔡某在家中的信紙上寫下的文章中,滿是譴責國家與社會,說自己是受害者的內容。在他的信中包含了“我數次向政府陳述了我的冤屈,但一次都沒有接納”、“已經接受了兩次審判,但法庭審判員一次都沒有對此進行合議,只是一味地偏袒公司方下達判決的審判員應該被清除”、“無論政府還是法律,為什麼都不理睬正確的主張,反而那麼愛採納謊話呢?”等內容

京畿大學教授李水晶診斷蔡某患有“反社會型性格障礙”。李教授表示:“這些人具有持續提出不滿的特點。估計是由於對社會的非合理性的不滿和受害意識持續增加,最終演變到在南大門縱火的地步。”





朝鮮日報中文網 chn.chosun.com
本文內容歸朝鮮日報和朝鮮日報網版權所有,未經許可,不得摘編